广州侦探找人_广州婚外遇取证_广州包养小三取证_广州重婚取证_广州侦探事务所
侦探客服热线:

185-2064-4544

新闻中心

广州侦探社:随着泰国杀妻诈骗案、山东省单县

广州侦探社随着泰国杀妻诈骗案、山东省单县“脑中风”村诈骗案的相继曝光,骗保话题再次引发广泛关注。在犯罪题材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中,“保险诈骗”是被反复表达的重要内容,从希区柯克的经典电影《电话谋杀案》(1954)到宁浩制作、大鹏、柳岩主演的电影《骗局》 《受益人》(2019),包括获得“豆瓣”2020年度阅读榜“推理悬疑类top1”的日本作家叶振中贤的社会推理小说《极限呼唤》(2020),都围绕着“诈骗保险”展开. “

骗保与明确的犯罪动机相联系,即贪图高额保费利益,保险事关生命健康。像现实中的单县保险诈骗案一样,欺骗保险公司或伪造自己的病历和相关票据;或像上述文学、影视作品那样进一步揭露人性恶的一面,即以亲情为幌子,扼杀亲人健康甚至生命,以获取保险赔偿。晚清民国时期,随着商业保险作为一种新的社会事物传入中国,骗保等犯罪活动也随之应运而生。侦探 小说家天生对犯罪敏感,他们很快就能发现险恶和欺骗。从这些 <

清末火灾保险

一般来说,现代保险按业务保障对象可分为财产险、人寿险、责任险和信用险四大类。其中,财产保险和人寿保险与现代个人生活的关系尤为密切。特别是随着现代城市的兴起,人口的集中和生活节奏的加快,各种风险和隐患也相应增加。例如,在本雅明笔下犯罪丛林般的现代都市中,突如其来的威胁如同埃德加·爱伦·坡小说《大亨谋杀案》中闯入私人住宅的猩猩一样难以捉摸。相应地,家庭财产险和人身意外险虽然不能完全避免悲剧发生,但可以缓解经济后顾之忧。

火自古就有。传统上,由于忌讳,通常称为“漏水”。尤其是人口多、人口稠密的城市,更容易发生火灾。北宋时期,东京汴梁因砖木建筑基本结构,经常发生火灾。相应地,政府在汴梁市设立了“看火楼”、“潜火兵”等城市消防机构和专业消防队伍。《东京梦华录》写道:“高处亦有砖砌瞭望塔,楼上有拙望。下有官房数间中国侦探公司,驻兵百余,救火有家事,是称为大桶和小桶。洒水器,麻糬、斧头锯子、梯子、火叉、大绳、铁锚等。凡是有遗火的地方,就会有骑兵冲上去报告军主,门前的第三处马步军堂、开封府。首领汲水灭火,不扰百姓。”可以说是对中国古代政府消防工作的详尽记载。后世许多研究者通过“细读”张择端的著作发现《清明上河图》画中汴梁城内的“望火楼”和“官府楼下”空无一人。无效,

城市火灾一方面需要消防系统的及时救援,另一方面也需要相关保险机构的快速跟进和适当赔付。火灾保险制度是清末传入中国的。韩邦清的小说《上海花烈传》中,有描述东棋盘街失火后租界的火警和火灾保险。由此可见,当时的灭火手段已经相当成熟。他们不仅有及时的火警系统“打乱钟”,还采取了用皮管接自来水的方式喷火。“药龙” 小说中提到的特别的是混合灭火剂的消防水。正是依靠“破乱钟”和“药龙”,才能够迅速平息小说中的大火。更有意思的细节是,面对隔壁东棋盘街失火和王连生的惊慌,陈晓云一直淡定地安慰他,因为“你有保险,怕什么?(你买了保险,有什么你怕吗?)”可见,火险成为当时都市人的一颗定心丸。

令人有些意外的是,城市火灾保险制度有时甚至会反向影响人们的消防行为。学者吴福辉曾分析过吴建仁的控诉小说《二十年见证的奇怪现状》中的纵火情节。在小说中,火灾的主人不被允许从火灾中抢救财物。上海当时的《工部局条例》对此有明确规定:“任何人进入火灾现场,除持有消防证外,未经许可不得进入。这种消防证是发由消防委员会主任颁发。消防卡有四种。1.消防协会的每个人都有这张卡,可以进入消防领域的内圈;2. 保险公司代表,每条线1人,工信局认可的人都有消防证。一切……”吴建仁根据小说中几个人物的言辞推测,巡逻之所以不让大家搬东西离开火场,很可能是与保险公司的利益关系:

广州侦探社:“火烧着的时候,不让警察动东西,这就过分了。” 子安道:“他这种情况,一方面是怕抢火,另一方面是怕人多动,有碍救火。虽然是说是理论上,但在我看来,就算是保险公司,也有一半以上的想法。” 我说:“为什么?” 子安道:“不准搬东西,就逼着你买保险!”

中国侦探公司_济南侦探公司_中国十大侦探公司

吴福辉教授分析道:“从上海‘不准动东西’的消防规则来看,一个现代化的新城市在制定市民行为规范时有两个方面:一方面,通过维护消防安全来彰显城市规则的权威性。秩序;另一方面,它隐藏着城市商业无孔不入的机制,以及由此产生的不公平和欺骗。(《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》)

从相关历史档案中,我们确实可以找到火灾保险公司与上海租界消防管理局之间密切合​​作和经济金融往来的证据。甚至可以看出,火灾保险公司对上海租界消防管理局给予了很大的资金支持。例如,据工部局财务报告,1866年4月1日至1867年3月31日,消防署实际总收入为2517.26两,其中“火险公司及中国捐”为2317.26两。除了社会福利,火险公司向消防局捐款的业务逻辑也很容易理解:如果消防部门有更多的资金、人力、物力、更先进的设备和更高效的救援工作,那么火灾保险公司理赔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,能够更好地保障火灾保险公司的利益。于是,在当时的上海租界,形成了火灾保险公司与消防部门(消防行政部门)互惠互利、合作共赢的局面。

明复所绘《晚清救火图(局部)》(局部)(1910),收入《点石斋画集全集》。(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资料图/图)

从火灾保险到保险欺诈

随着现代火灾保险制度的建立,出现了许多新型犯罪或涉嫌犯罪。像这样的报道在当时的《宣言》中屡见不鲜:

昨日下午一点,位于美捷西华路的通如远南店不知为何发生火灾,经抢救后才被扑灭。…… 听猎头们说,这家店还没装修完,火险已经投了好几两银子。情况可疑,遂命包工头朱桂生前去调查。(《可疑火灾》,《宣言》,1904 年 1 月 15 日)

该报告暗示房主可能会自己放火以欺骗他们的保险。而这种行为也成为同时期文学作品的素材。孙家珍的《海上繁华梦续》中,肖怀策与邻居蔡兰禾故意放火,骗取火灾保险金;小说《斜浦潮》中,主人公钱如海为防不胜防,从富国水火人寿保险公司窃取了巨额赔款。在这些小说中,火险成为了当事人最稳妥的养家手段之一。一场火灾不仅不会造成最终的经济损失,反而会带来一笔可观的保险赔付。这已成为当时人们的基本“共识”。

同时期的侦探小说中,直接将纵火、保险诈骗作为整部小说的核心手法、根本的犯罪动机和手法。卢丹安的侦探小说《午夜钟声》(发表于《侦探世界》第五至第六期,1923年)就是一个典型。小说采用了嵌套多个案例的模式。起初,读者以为这只是一起盗窃案,后来却发展成了一起谋杀未遂案。最终的真相私家调查侦探公司 中国一百年侦探小说七:晚清民国的保险诈骗,竟然是一桩陈康厚怂恿杨德全陷害冯义安的“纵火赔案”。凶手假装开办学校,积极热心地帮助老朋友渡过难关。他的意图是想方设法制造最后一场看似意外的火灾,

正如侦探李飞在小说中所说:“现在放火赔钱的人都比较聪明,经常叫人在隔壁贴个溜溜的店名,不安全,偷偷放给邻居起火,烧掉。后来调查,放火的人没有保险,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纵火,左右劳累的人自然要赔偿。 ” 小说中,陈康厚生意严重亏损,于是想到了利用“纵火图”“输”谋利。一方面,“大中华函授学校没有火险”,另一方面,他又在隔壁店铺贴出自己“有安平保险公司2000万两火险”的帖子,

济南侦探公司_中国侦探公司_中国十大侦探公司

小说中凶手的放火手段也是“五花八门”。他开始策划人工纵火,后来又设计了一套可以在固定时间自动燃烧的起火装置:“把闹钟放在一个盒子里,周围放上火药,闹钟上的闹钟指针就设置好了一点钟;而那极为猛烈的火药线,系在了敲钟的锤子上。时间一到,钟声敲响的刺激,就会让药材爆炸,箱子里的火自然而然燃起。它很可能是中国本土小说创作中最早的“定时炸弹”装置。

讲述民国保险诈骗的电影《粉红骷髅》(1922)剧照。(资料图/图)

人寿保险和欺诈案件

人身保险也是晚清民国侦探小说的重要素材之一。在程小青的《车轮下的鲜血》中,火车压死一个人后,侦探霍桑非常关注死者生前购买了人寿保险。但是,霍桑对人寿保险的态度与保朗所认为的“人寿保险本来是有益于社会经济的新企业;尤其是工薪阶层有人寿保险,死后会有补助,寡妇不受影响。孤儿和社会普通人”,但对人寿保险公司“利用各种繁琐片面的章程,专门找空子找债”,“别有用心”,“‘鸭蛋里找骨头’”。而且,根据霍桑的初步判断,本案不排除死者家属杀人、骗取保险的可能。他们中了他们的圈套,然后给男人投保人身保险,然后下手骗取他们的保险费。”

孙树诗曾写过一部小说《十姐妹》(永明书店,1918年),描写的就是这种杀戮和欺骗的手法。其中,杀人、骗保是他们作恶的方式之一。此后又出现了一部类似题材的电影《粉红骷髅》(1922),一时间影响很大。程小青的小说里说“上海所谓的十姐党里有一群少妇”,估计是受了这部小说和电影的影响。

在后来的侦探小说史上,亲戚(尤其是夫妻之间)为了保命钱自相残杀的作品数不胜数。比如本文开头提到的叶振中贤的小说《绝地求生》中,女主人公铃木洋子就是一个专门“杀夫骗保”的惯犯。又如美国作家詹姆斯·M·凯恩的著名侦探小说《邮递员总是按两次铃》及其真实案例原型,妻子在杀死丈夫前教唆丈夫买一对和一个情人。大寿险。就连著名的 侦探 广播剧“幸存者俱乐部”中的 Ellery Quinn 也曾设计出一个“Tonty 式”保险系统:一组“ 植根于财产保险的一定文学想象。换个角度来看,在更多的小说和现实生活中,保险调查和侦探这两个职业有很大的相似之处。植根于财产保险的一定文学想象。换个角度来看,在更多的小说和现实生活中广州调查取证公司,保险调查和侦探这两个职业有很大的相似之处。

广州侦探社现代城市的火灾保险和人寿保险,不仅是现代人消防安全和健康安全保障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现代人财产观念和理财意识更新的产物。围绕现代保险的新兴犯罪方法本质上是个人欲望和恶习的现代形式。侦探小说中,原本用来保障安全、降低风险的现代商业保险制度,却增加了新风险出现的可能性,甚至造成夫妻间相互伤害的伦理悲剧。这揭示了现代发展在创造幸福生活的同时也隐藏着危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