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侦探找人_广州婚外遇取证_广州包养小三取证_广州重婚取证_广州侦探事务所
侦探客服热线:

138-2877-8007

新闻中心

广州私家侦探|对女生特别好的男朋友在哪里?

广州私家侦探|对女生特别好的男朋友在哪里?

“工作是男朋友安排的,我每天上班什么都不做,下班后男朋友还给我做饭、按摩”

“男朋友年薪20万,给了我100万的彩礼”

“婚前男朋友送了一套1000万的房子”

 

说实话,这种信息是会让人焦虑的。我会忍不住想,这种男的,到底哪里来的?

 

但是想了想又觉得,其实我在网上能看到的,是很片面的信息(如果都是真的),因为我并不清楚他们各自是什么性格,什么条件,一起经历过什么,因为,他们之间一定有一种能够维持这种关系的平衡。

 

就是男生为什么觉得女生值得他这么做,背后的原因,就是维系这段感情的纽带了。

我有个朋友,曾经向我不停地输出男朋友如何对待她的:花光一个月工资送她手机和手表、加班两个月的项目费送她项链、自己穿几十块的tb款送女朋友轻奢的裙子……

 

我听到耳朵起茧,一直也没有多想,只是觉得“她比较幸运吧”,直到有一天她淡淡讲出,前几天家里卫生间漏水后她约来装修师傅、盯着装修师傅修好,又把它里里外外擦了五遍,焕然一新。我说你男朋友呢,她说那天他刚好跟朋友聚餐去了,卫生间弄好了我才告诉他的。

 

我佩服地说:“我搞不懂这些,一开始就会直接给男朋友打电话。”

她笑了:“他一点不理事,不可能搞得定。”

 

我都不忍心说“你可以教他”。你们看,两个人之间,要心甘情愿且稳定在一起,一定是达成了某种,多数时候别人看不出的平衡。说难听点,背后一定是“双方都不觉得亏”的交换。

 

广州私家侦探但也不用觉得,交换就是一方的钱换另一方的美貌……而是在某些地方,男生补足了女生的劣势,另一些地方,女生又补足了男生的劣势,确实不浪漫,但你不得不承认,“不觉得亏”才是一段感情长久走下去的根本。

 

真心的互相喜欢,是一个基础,但要让这个基础平和地绵延,又往往是,互相给到优势。

 

我以前不信这一套,或者说,我以前不愿意相信人在一段关系里,总得图点利好。以前有人追我,我担心他只是生活里没有真的接触过博主,觉得新奇,我向同行的朋友表达我的担忧,朋友大大方方讲:博主确实是你的不同啊,不然,他为什么偏偏注意到你?

 

“你不会想让他,什么都不图,只是「爱上你的美好品质」吧。况且,你我这种情感博主,在网上展示的美好品质,不更像无病呻吟吗?”

 

听得我服服贴贴——对啊,如果“在一起”不图点什么,那简直不是我们这种庸俗正常人的恋爱。

 

就像我曾经羡慕的那对情侣,早两年我深深觉得他们是难得一见的神仙眷侣,后来想想,其实也是一个一方出钱一方出力的相处模板,男生付出经济,女生就更多地操持他的衣食起居——她只是告诉我,某一次她负责打扫了卫生间,而没告诉我的家务琐事,我相信还有千千万万。

 

我个人不喜欢这样,但这种模式的存续是绝对的逻辑自洽,让双方离不开对方的,透过那种“相互扶持”的模糊美好的表象,本质上还是“我的付出都以对方的另一种付出回馈了”。

有那种男生爱女生真的更多的关系吗?当然有的。工资上交,家务全包,里里外外,把你照顾得无微不至,你犯错,他道歉,你做坏事,他反省自己,你作来作去耽误他工作,他说还是怪我做得不够好。有的,不是没有。

 

但是我想告诉大家一个残酷的现实,不管是身边还是网上,会这样的男生都往往是…真的不太配得上正在交往的女生,长相、身高、学历、收入…总有一块短板特别地短,短到他离开这段关系就很难找到更满意的。

 

我刚刚说了,恋爱一定是双方付出的——不管何种形式。而如果付出主要是单方的,那就说明付出更多的那方本来是不配得到这段关系的。

 

 

我跟朋友说这个发现的时候,朋友说,我mostly同意你,但是也有可能男生恋爱脑呢?我说当然,男生是有可能恋爱脑的,但这个概率……你们就细想吧。

其实我有时候觉得,之所以我的感情长时间里这么不顺,就是因为我喜欢的人都有太多的选择了,万人迷身边都是班花,精英的身边也还是精英,他们对另一半的“好”真的有限,他们不可能爱一个人爱到没有底线地付出,当你让我不舒服了,我一定会告诉你“这可能不对”,个性意识非常强,所以我们总是要特别艰难地磨合我们过于尖锐的自我。

 

可能我会被骂,但我真的觉得,即使这样,也比被一个完全不如我的人无底线地包容要好……因为我一直觉得,恋爱应该是两个同段位的人牵手,彼此平视,一起成长。

 

广州私家侦探虽说两个人之间达到平衡的方式有千千万万,但我是接受不了一个不如我的人,用“对我特别好”来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的。我是没办法因为对方的“对我好”动摇的,长辈说你是对的,“一个对你好的人不会永远对你好”,“一个对你好的人对你不好了,你就一无所有”——我倒不是考虑到这些。我只是觉得,“对你好”并不珍贵啊。

 

 

但我想在人海茫茫中找到真正珍贵的东西,我不自量力地觉得,我很配得到它。